电子游戏平台

您好,欢迎登录陕煤集团电子游戏平台官网!

办公登录在线投稿
当前时间:
诗文天地
当前位置: 首页 - 铜煤党建 - 诗文天地
征文| 段建国:《铜川矿工报》助我成长
作者:段建国   来源:欣荣配售电公司    发布日期:2020-10-30   点击次数:
分享:



有一张企业报看似平常,却伴随我将近40年,助我学习,助我工作,助我成长;点燃的青春之火,成了我人生前进航线上的灯塔,指引我走上“从文”之路,给我插上了梦想的翅膀,这就是铜川矿工报。

说起来和铜川矿工报的结缘,还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,那时的我带着高考后“榜前潜制泪”“文战垂翅归”“举头空羡榜中名”的失意心情,从焦坪煤矿第一中学毕业后走向了社会,到矿劳动服务公司上临时班。“千军万马挤独木桥”的大学之路走不通了,参军报效祖国的梦想破碎,使我陷入了人生的迷茫、彷徨之中,我万念俱灰叩问苍天,人生的路在哪里,希望在哪里?

“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”,不甘沉沦的我,那时上临时班,尽管收入很低,但我把省下的钱全部买成了书籍和杂志。工作之余看书学习成了我的生活的一部分,还偷偷写日记、写感悟,写诗歌、写小说,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,我悄悄爱上“无病呻吟”的写作,做起了的文学梦,成了那个年代所谓的追风“热血文学青年”。为了充实提高自己,家境虽然困难,但我还是报名参加了《长城文艺》杂志社举办的文学函授班,被评为当年的优秀学员。

记得1984年的一天,我到一位同学家玩,他哥哥在矿机关工作,家里有一张新出版的《铜川矿工报》,铅印的墨香,身边的新闻和故事,特别是四版的文艺园地,吸引我一口气读完,大有相见恨晚之感。临走时,我如获至宝将报纸带回来。回家后我按照报纸上的地址,将我写得一篇诗歌习作“我们是八十年代的青年”投向矿工报,作为一名文学青年,我多么希望自己辛苦熬夜写成的稿件能得到编辑的认可,希望自己的文章变成铅字见诸报端,但稿子投出后,石沉大海,杳无音信。

在期盼、煎熬的等待中,金色的秋天悄悄来临,秋风、秋雨把山野染黄,层林尽染,到处是一片金黄。一场秋雨一场寒,我的心里也透出丝丝凉气。一天,和我一块上班的同事悄悄告诉我,“他无意间发现,他家的墙上贴了一张《铜川矿工报》,刊登了一首诗歌,标题已不记得,但作者的名字和我同名同姓,不知是否是我写的”。下班后我顾不上换衣、洗脸,急急忙忙到他家去看那张报纸。报纸贴在他父母的床边,已经发黄,确认署名我写的那篇诗歌刊登在铜川矿工报四版头条,惊喜欲狂,激动得说不出一句话来。文章变成了铅字,内心的激动不言而喻。辛苦的付出,终于有了小小的回报,重要的是在生活低潮时,隐隐约约看到了希望的光,找到了人生奋斗的基点。当晚,不会喝酒的我,和一个挚友相约,分享喜悦,一盘花生米,一瓶白酒,喝的我酩酊大醉。

在艰难困苦的岁月里,在人生的低潮时,一首诗歌在《铜川矿工报》上的发表,点燃了我心中的希望之火,坚定了文学创作的梦想!从此,矿工报成了工作生活的良师益友,成了我人生航标的指路明灯,给迷茫、彷徨、不甘平庸的我,一份慰藉,一束阳光........

1985年7月,我沿着父辈的足迹穿上胶鞋、作衣,背上矿灯,走进了八百米大山深处,成了焦坪煤矿东北塔平峒采煤一区的采煤工。参加工作的第一个月,我所在的区队参加了全矿组织的采煤会战,当月生产原煤两万多吨,在当时机械化程度不高,靠打眼放炮、人工作业攉煤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。在矿党委宣传部同志的鼓励下,我将我写的这篇广播稿件,投向《铜川矿工报》,不久就被矿工报二版刊登,虽然只有短短的87个字,也是我激动了好一阵子,坚定了我转型写新闻报道的决心和信心。从此,给矿工报投稿,成了我工作之余既辛苦又愉快的事情。为了能及时看到矿工报,1986年初,我和我们区队5名文学爱好者自费订阅了5份《铜川矿工报》,相约成立了矿工报学习小组,我们在一起“奇文共欣赏,疑义相与析”,共同学习,共同提高。《铜川矿工报》架起了我们友谊的桥梁,在艰苦的岁月里,我们携手渡过,没有虚度青春年华!。

采煤工作是辛苦的,但沸腾的矿山、火热的工作场景,矿工们“一不喊、二不叫、埋头苦干往上搞”的无私奉献精神和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大无畏气概,激励着我,点燃我的写作激情,我要讴歌矿山,要为矿工唱赞歌。煤尘可以染黑我的脸,但大山压不跨我追求的信念,坚信,路是人走出来的。从此,井下掌子面留下我辛勤汗水,台灯下留下我笔耕的身影。下班后别人休息我就忙于学习写稿,把工作中的所见所闻,把采煤工人无私奉献的精神写成稿件,投向《铜川矿工报》和其他新闻媒体。面对一些人“不务正业”的热嘲冷讽,我没有灰心,也没有气馁,像蘑菇一样,在阴冷潮湿的矿井巷道里悄悄的生长。

苦心人天不负。在采煤一区工作的三年里,我不辍耕耘,采写的一百多篇新闻稿件见诸报端,其中有5篇新闻稿件获到优秀新闻奖。特别是1987年我和矿党委宣传部李卫国共同采写的人物通讯《“傻”得胜偏当采煤郎》在4月1日矿工报头版头条刊登后,第二年获得陕西省企业报协会好通讯一等奖。当年,我被评为《铜川矿工报》年度优秀通讯员,在表彰上,时任矿务局局长握着我的手夸奖我说。“一手拿笔,一首拿锤,会挖煤又会写稿的好矿工”我激动得眼框湿润了,喉咙哽咽了。我暗下决心,一定当一名合格的基层通讯员。在经历了诸多的磨难、坎坷,品尝了无数的苦辣酸甜后,在众多“园丁”(报社编辑老师)的浇水、施肥剪枝、打叉后,我一步步成长,也一步步成熟,同时也受到了上级领导的关注和提携。“青春由磨砺而出彩,人生因奋斗而升华”,1988年11月,通过公开招聘考试,我脱颖而出,破格调到焦坪煤矿东北塔平峒井口党总支办公室工作,成了一名专职宣传干事,迎来了人生的转折。

《铜川矿工报》,是你点燃了我心中的理想之火,成就了我的人生梦想,启迪了我心的智慧,明白了灿烂如金的生活真谛,同时,也给了我搏击海浪、翱翔蓝天胆识和勇气。在新的工作平台上,我将不负众望,风雨兼程,乘风好去,万里长空......

结一份报缘,续一世书香。从此我笔耕不。还苁堑鞯娇蟮澄砍すぷ,还是担任矿党委宣传部长,岗位变了,热情不减,我把创作的触角深入的的矿山、深入到家属区,以铜川矿工报为阵地,用饱蘸激情的笔墨,讴歌火热的矿山,歌颂无私奉献的矿工,先后有2000多篇稿件被省市新闻单位采用,其中有100多篇稿件,先后获得中国煤炭报记协,中国煤炭报、铜川日报、铜川矿工报优秀新闻奖和征文奖,特别是1990年11月15日,我和党江渔同志共同写的微型调查报告《铜川矿区就业难,使青年辍学、犯罪人数激增》,在“中国煤炭报内参”刊登,此内参除报送能源部、全国煤炭地质工会等所送单位外,还增发了陕西省政府、铁道部、劳动部引起了上级组织和领导的高度重视。

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今年五月份我由办公室工作变动回归党务工作,但对新闻宣传事业的初心没变,对矿工报的这份热爱没变,并将自己的热爱和经验向本单位通讯员传递,鼓励他们加强学习,深入基层、深入生活积极采写稿,向铜川矿工报投稿、向矿业公司网站投稿.......



责任编辑:彦荣 编辑:蓝 图


上一条:征文| 刘晓艳:为之珍惜 为之眷恋
下一条:征文| 艾小莉:与时偕行者风华正茂

打印】    【收藏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

相关文章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电子游戏平台-澳门十大电子游戏